20171001134225938

可以請求變賣“僅有房産”清償拖欠的工資嗎?

盡管《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被執行人未按執行通知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人民法院有權查封、扣押、凍結、拍賣、變賣被執行人應當履行義務部分的財産。但應當保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品。”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産的規定》第六條也指出:“對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人民法院可以查封,但不得拍賣、變賣或者抵債。”即法院在采取強制執行措施時,應當受“保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品”限制,甚至明確表明“必需的居住房屋”不得拍賣、變賣或者抵債,而本案中的張某的住房恰恰又是“僅有房産”,似乎你們確實無權要求法院通過變賣來清償被拖欠的工資。

  網友咨詢

  個體工商戶張某開辦了一家編織袋廠,我們是其雇請的員工。從一年前起,由于種種原因,張某的虧損便日益嚴重,甚至早已資不抵債。而我們也因其拖欠計21萬余元工資,已經先後辭職。近日,鑒于張某的動産已被債主搬走抵債,只剩下一套價值約百萬元的住房,我們准備向法院提起訴訟,並請求變賣住房抵債。可有人認爲,由于住房是張某一家人的“僅有房産”,如果進行變賣,將會導致張某及其家人失去安身之地,即因爲住房屬于他們的生活必需品,決定了我們無權請求變賣受償。請問,該說法對嗎?

  律師回複

  該說法是錯誤的,即你們有權請求變賣該“僅有房産”受償。

  盡管《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被執行人未按執行通知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人民法院有權查封、扣押、凍結、拍賣、變賣被執行人應當履行義務部分的財産。但應當保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品。”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産的規定》第六條也指出:“對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人民法院可以查封,但不得拍賣、變賣或者抵債。”即法院在采取強制執行措施時,應當受“保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品”限制,甚至明確表明“必需的居住房屋”不得拍賣、變賣或者抵債,而本案中的張某的住房恰恰又是“僅有房産”,似乎你們確實無權要求法院通過變賣來清償被拖欠的工資。其實不然,因爲從2015年5月5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複議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條已經對上述規定進行了補充、修改和完善,即:“金錢債權執行中,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被執行人以執行標的系本人及所扶養家屬維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爲由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一)對被執行人有扶養義務的人名下有其他能夠維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的;(二)執行依據生效後,被執行人爲逃避債務轉讓其名下其他房屋的;(三)申請執行人按照當地廉租住房保障面積標准爲被執行人及所扶養家屬提供居住房屋,或者同意參照當地房屋租賃市場平均租金標准從該房屋的變價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也就是說,姑且不論張某價值百萬的房屋,遠遠超過你們被拖欠的工資總額,變賣清償後仍能留下巨額現金,即便沒有,只要你們同意按照當地廉租住房保障面積標准爲張某及其家人提供居住房屋,或同意從房屋變價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便照樣有權要求變賣其“僅有房産”。